弱虫。

爱而不得 所得终失

【佐鸣】起床气

*17岁平行世界小脑洞

*同居情侣闹别扭日常

*ooc怪我

当宇智波佐助被床头柜上的烦人牌小青蛙闹钟吵醒时,他身旁的吊车尾明显还沉浸在甜蜜的梦乡中。他烦躁又无奈地伸手按掉闹钟,啧了一声,接着有些粗暴地推了推那个金发白痴,叫到“喂,鸣人,起床。”

鸣人嗯了一声,但是并没有动。

他只好自己下床穿衣洗漱,一边想着这该死的任务进行得真早,害自己不能睡个自然醒。真烦。刷牙时一个用力过度又戳破了口腔。啧,该死。他看着镜子里自己黑着脸,皱着眉,叹了一口气。没错的,他知道,宇智波佐助,也就是他自己,有严重的起床气,不受控制的心情烦躁让他更加的烦躁。

更气人的是,当他收拾好一切回到卧室。那个该死的吊车尾还赖在床上。

佐助真的生气了。

他直接掀开被子,让冬日清冷的空气向鸣人袭去,充满怒气地让他赶快滚起来。鸣人有些懵,但是也稍稍被吓到了,于是赶快起了床。

之后,佐助一直阴着张脸,一句话也没有说,任务过程中也只是没好气地做简单的必要交流。真的生气了。鸣人知道佐助有起床气,也知道自己不该懒床,但是,现在还扯不下脸来道歉。

晚上回到家后,鸣人讨好地蹭到他身边,认真地道了歉,但是佐助不为所动。于是,鸣人也生气了。

鸣人在走开前有些恶狠狠地说“什么起床气啊,就是看不惯我想找个理由发火而已吧!宇智波混蛋。”

佐助知道的,他不该生气那么久,但他就是控制不了。刚想接受道歉和好的时候,鸣人却发怒撂话走人了。

那天晚上他一直睡不着,吊车尾固执地不肯靠近自己,两人之间的缝隙一直透着冷风。想想刚才鸣人委屈的样子,他想,也许他该改改的。起床气,那是什么?就因为这个自己居然和鸣人别扭冷战了一整天?

想着想着他的脑袋开始变得昏昏沉沉,不知不觉中慢慢靠近身旁那团温暖,两人之间的距离不知何时变为了零。睡觉,真好啊。

冬天的早晨是不受人欢迎的,没有人有异议吧?闹钟又响了。佐助按掉它,看看泛着白光的天空与窗外凝结的水汽,又看看和昨天一个傻样的金发白痴,凑过去浅浅地吻了吻他的嘴唇。鸣人迷糊地睁开眼,佐助平和又温柔地说“起床了,笨蛋。”

今天,宇智波佐助好像没有起床气了呢。



那些激烈恨着的人一定曾深深爱过。那些想否定世界的人一定曾拥抱过他们现在焚烧的东西。——库尔特·图霍夫斯基

你是希望我杀了你,还是希望我吻你?
你又是否知道,其实这两者并没有什么区别?

森罗万象

截然不同的两人,纠缠的命运,不断的羁绊。

我只想追回你,让你不再孤身一人立于黑暗之中,哪怕你只会说我是个吊车尾的,但只要你嘴角有那么一抹若有若无的浅笑就够了。

我只想远离你,让你无法再动摇我的决心与信念,一张傻脸却几乎让我留恋起一切美好,也提醒我一切终会离我而去。那就斩断羁绊,让我孤身一人吧。

但是,做不到。
无休无止的追逐,无法下手的软弱。
两个人都无法割舍,但两个人也都无法承认。

因为,你痛,我也痛

最后的对战无法避免,因为你我之间无法用言语叙说的,只能用血肉表明。

你知道的吧,终焉之谷并不是结束。

因为你我在一起,就是森罗万象。